文:梁瀚云

勇豪要炫風回台北工作三天賺旅費
本來是打定他自己回去就好,我們留在東港等他回來會合
但昨天想了一下,臨時再聯絡一下
就突然的決定北上到台南找小龜

蜜桃聽到勇豪要回台北,也直嚷嚷著說要跟回去
他說他想要找Chloe玩想要找小夏玩想要找阿皮玩
我知道他心裡想要朋友陪
想要見見幾個已經好久都沒有見面的朋友
對這個年紀的他來說,朋友也是很重要的生活重心
可是我也知道如果這趟跟著回到台北了
我真的很可能就這樣直接不回來完成這個旅程
(西部空氣太糟是影響我的最大阻因)

實在太擔心自己的定力
於是原先規劃到彰化外婆家還可能見到阿皮
或是乾脆直接待在東港去小琉球晃晃
最後臨機一動的剛好遇到小龜沒有安排活動的週末
太好了~
到姐妹家是最好的安排了
再加上有兩個年紀相仿的孩子作伴
蜜桃二話不說就答應說好

起來打點好一切,我們4+1搭乘可以直達高鐵左營站的客運
買票這件事有一點奇妙
蜜Mo兩個都因為未達N歲所以不用購票
但沒想到Wulu要買半票
我們不是不想付錢也不是爭那個費用
只是車上的乘客聽到也忍不住訝異
原來小孩不用錢但小狗得買票
第一次遇到這個狀況也覺得這邏輯滿妙
沒有多問就先順利上車再說

快抵達高鐵站時,Elmo跟蜜桃兩個都睡著了
這個時間睡著真的滿頭大的
我跟勇豪各要背個背包
手上又有一袋物品
再加上還有Wulu要帶
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多餘的手可以用了
真的是一路扛著兩個進到買票亭

勇豪在最後抉擇自己先搭可以提早半小時到台北的車先走了
我跟蜜Mo留著繼續等下一班列車
雖然短短的12分鐘就到台南
但在車上要自己Hold兩個也真的好累
都沒能來的及坐下休息就又要準備背書包扛衣服提Wulu跟牽兩個小孩
好在小龜有來車站內接我們
不然滿手的東西跟兩隻快要失控亂衝的小孩真的是讓我快要累的崩潰了

坐上車子
直奔特公盟必訪的善化公園
借到車子的蜜桃開心極了開始狂騎車
Elmo一個下坡就被突然來的大狗嚇得跌倒
Wulu迷你的Size很吸睛,很多路人會一直忍不住看牠幾眼

一進到遊戲場
當然要先自主的檢驗一下
經費有限的狀況下可以做到這些很不容易
比起那些罐頭遊具來說
這裡一些看起來不起眼的設計其實很可以激發孩子的創意
不知道何時才能在台北有這樣的場地做這樣的事

天快黑時
想要去騎車的Elmo不知道為何摔了一跤
聽到他的大哭聲轉頭一看
原來腳背上的皮被磨掉一大塊,痛的忍不住大哭

抱著他安慰
他不願意我做任何處置
「你很害怕媽咪弄到你的傷口會很痛」
「恩」
「你怕自己沒有辦法忍受這種痛」
「恩」

只能先陪著等他稍稍平靜
眼睜睜看血一直流也無法做止血的動作
心裡實在很急很擔心啊

終於等到他哭完哀痛完
一樣一樣跟他說我要做的處理
因為不了解因為太害怕而不斷拒絕
但那個位置跟受傷的狀況實在怕會有感染問題
總是得想更多辦法來應對
變來變去,終於變到他可以接受的辦法了
慢慢的細心的處理好傷口
他也終於可以破涕為笑

好在是Elmo受傷
Elmo的心理復原能力很強
以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來看
我對這部分的擔心就比較少一點

「先貼著這個,明天睡起來就會好多了」我說
「明天我睡一個覺起來就會好了喔」Elmo立刻就覺得自己的腳不痛了說

立刻回去加入遊戲的行列
天黑之際也是該要回家的時候了
今天還有重要任務是帶Wulu去打預防針
塞到了醫院已經花了好多時間
醫院的等待也一樣好久
小孩四個都有一點點沒耐性了
開始東弄西弄的想變各種把戲來玩
偏偏這時候Wulu該進診間

我簡略說了一下Wulu一路來的狀況
醫生先檢查了一下牠的糞便
然後就語重心長的叫我們別帶牠環島了

天啊~晴天霹靂的消息
我頓時有一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接下來因為我多問一點,醫生回應的內容讓我真的難受的哭了出來

————-醫生說———————
Wulu的抵抗力比較差,牠還很小
這麼小的狗正常來說應該要有媽媽來照顧的,但是牠沒有
就自己一個在外面流浪
所以牠到底吃進去了些什麼不知道
目前看牠的肚子是有一些不好的菌
而且牠太瘦了,營養應該是很不夠的
現在完全無法替牠打預防針
牠承受不住
環島的變動性太大,對牠的負擔是很重的
看你們要不要考慮就在一個地方定點讓牠休養
或是看看有沒有人可以接手照顧牠
等牠狀況好一點點再繼續
不然牠現在也沒有打針,又要在外面這樣跟著你們
牠會吃到什麼會遇到什麼其實也是很大的風險
你們隨時要注意牠的狀況
就是牠隨時會惡化
————————————————

聽完這些話我腦袋很混沌
除了因為眼淚模糊了視線外
呼吸好像也因為那幾句沒有媽媽照顧的孩子而壓的喘不過氣
醫生都用孩子來直接稱呼Wulu
以致他的每一句話我都想著要是發生在蜜桃或Elmo身上是怎樣

「當務之急是先把牠養胖養壯一點」醫生說
「有沒有什麼我現在能為牠做的,或是建議我可以怎麼照顧牠讓牠好一點」我滿腦疑問的不停問問題

結了帳走出門口回到家
心情還是很糾結
偏偏這時候勇豪又不在現場可以討論
思緒很亂的都在亂應付小孩需求
還好有龜龜幫忙替我撐著
讓我在此時有個依靠可以稍微軟弱自己一下

蜜Mo睡去
跟勇豪通了電話
心煩的想直接搭高鐵回家
每次一想到那句「隨時有危險的可能」都讓我的心一沈
焦躁和擔憂
壓的好難受

突然想起有人說我有三個孩子的命
該不會就是在說你吧
Wulu

這樣來到身邊的生命
竟然已經不知不覺的攬起了這責任
到底該怎麼做對你才比較好呢??

還有更多|read more...

徒步環島 DAY.36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01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61|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N
徒步環島 DAY.61|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恆春鎮|西街阿爸 家庭攝影師 作品
徒步環島 DAY.59|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N
徒步環島 DAY.59|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墾丁香蕉灣|南灣露營|西街阿爸 家庭攝影師 作品
徒步環島 DAY.30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22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42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35
WALKING TAIWAN / 親子徒步環島日記
徒步環島 DAY.60|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N
徒步環島 DAY.60|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南灣|恆春民宿|西街阿爸 家庭攝影師 作品
徒步環島 DAY.96|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N
徒步環島 DAY.|親子徒步環島日記|家庭旅拍|WALKING TAIWA|苗栗|西街阿爸 家庭攝影師 作品
Back to Top